尸体

【Thominho】Merry Christmas



分两次写完,小段子。心情不算太好,给自己(和自家Thomas)喂点糖。

自娱自乐。




WCKD很少这样热闹。

中央空调暖气开得足够,女孩子们都穿上短裙和靴子。试验器材改造的圣诞树立在食堂中央,树枝上挂满了礼物,还有凑数用的铃铛一类的东西。

在封闭的世界中,偶尔也要有点乐趣。

Minho对过节倒是不感兴趣,也不想看女孩靓丽的大腿。他还是一贯事不关己的神态,接过Newt递过来的衣服便转身回去了。Newt对Thomas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“你觉得他真的会穿吗?”

“会,我写了张纸条。说你想看。”

两人很快交换了意见,金发男孩看到另一个人偏白的皮肤上漫过一层粉色,漂亮的眼睛眨了眨,透出相当期待的眼神。

真像小狗。可爱极了。

Newt勉强压下扑通扑通的心跳,他镇定地将手掌放在Thomas的肩膀上,拍了拍。尽管他很想把他就这样抱在怀里吻个七荤八素,但他还是没有那样做,因为Teresa正迎面过来,霸气地往他们嘴里——一人一块,塞上了圣诞夜的专供巧克力。

挺甜的。Newt想着,顺便伸出手帮Thomas擦掉了嘴角的巧克力屑。

他拉着Thomas去了房间另一端。





Minho再出现时房间安静了一下。

正在餐桌边偷吃水果的Thomas也停了,他大概猜得到是什么结果,忽然有点不情愿。

他听到谁吹了声口哨,在重新喧闹起来的房间里格外引人注意。他听到Newt过去跟Minho打了个招呼。然后那个光源体穿过桌子椅子,穿过正围着圣诞树布置礼盒的女孩们,径直来到了他身边。Minho身上说不清是须后水或者洗发液的味道淡淡地弥漫过来,几乎充斥住他能获取空气的每一寸空间。

你在犯规,Minho。

Thomas在心中半真半假地抱怨了一声,慢吞吞地回过头。

Minho安静地站在他面前。深V领坦然地暴露着他的胸膛和皮肤,和Thomas总爱不释手的那些肌肉线条。薄薄的毛衣紧贴腰部,恰到好处地包裹出一丁点诱人的腹肌形状。更别提他完美的两只胳膊正悠闲地插在休闲裤口袋里,钢制的皮带扣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好身材的主人略微挑起眉,饶有兴味地正看着他。

“还满意么,Greenie?”

连他的声音都是该死的性感…

Thomas知道自己脸红了,他咽下还塞在嘴里的半个奶油草莓,耳朵发热。他张了张嘴又闭上,成功地让自己的回答听起来不那么紧张:“呃,还行?”

“还行。”

Minho意味深长地重复了这个词,他的视线毫不顾忌地落在Thomas微微滚动的喉结上,倾身往前,又靠得近了些。近到Thomas以为他就会这样吻下来,以至于他已经心跳加速地微微闭了眼睛——

而Minho只是抬起手,擦掉了他嘴角的奶油。

“Merry Christmas.Thomas.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平安夜热闹地过去了。

——并不算过去,毕竟现在正是凌晨四点,冬天的太阳还不至于这么快跳出地平线。

Minho的深V毛衣沾满了蛋奶酒的味道,甜甜晕晕,熏得Thomas走不稳路。他跌跌撞撞地扑进Keeper怀里,抬头看着他,露出一个傻笑。

“我没有…醉。”他磕绊着开口。

“你没有醉。”Minho好脾气地回应他,将胳膊插在他的腋下,毫不费力地架起了自己的队员。

周围,有些人在笑,更多的人在起哄,好在Minho对这件事并不在意,老实说,他其实相当享受。Newt站在前排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。Minho抬头,正对上他的视线。

“所以,”他抱稳了正将鼻子埋在他的胸口,赤裸的胸口,嗅个不停的Thomas,对Newt挑了挑眉,“你也想一起么?”

起哄声更大了,人群中传来轻佻的口哨,Newt感觉到一丝尴尬,他退后一步,妥协地摊开了手。

这就对了。Minho用眼神奖励他识趣的朋友,他的皮肤被Thomas的呼吸弄得又热又痒,他想象怀里的人那个精致的鼻尖蹭过那些肌肉,带着小心翼翼探索的味道。他的嘴唇,柔软的...

Oh God. 这只没有危险意识的小狗真的在这样做。

Minho把手掌挪到Thomas的腰上,将彼此的身体贴在一起,他需要…他感觉对方也需要这个,一个人肉遮挡,以免两人的尴尬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。Thomas的下巴贴在他的肩膀上,还在嘟囔着什么,以他一贯的,并且与他刚才的动作完全相符的那种毫无危机感的语气。

Minho决定不去分神辨认那些音节,鉴于他已经忍得快要爆炸了。反正无非也是一些回忆什么的,下一阶段啊,Teresa啊,甚至Newt。他抱着Thomas挪了两步,发现这对暂时压抑某些问题并没有积极作用,于是干脆放开了他,在原地停了一下,干净利落地把他打横抱了起来。

轻松极了,以王子抱公主的姿态。

Thomas似乎被吓到了,他轻轻打了个嗝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正看到Minho一脸酷炫地分开人群,或者说,自动让人群分开。他的头靠在Minho温热的胸膛上,一半神志觉得自己不能更娘了,一半又忍不住开始脸红起来。

Minho显然没注意到怀中醉鬼的心思,他侧过身,让Newt在他的休闲裤兜里塞上两个安全套,加快了步伐走出大门。

门外的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,甚至带了点清冷。当然,Minho和Thomas都知道这只是错觉,毕竟基地恒温,而他们又几乎都要燃烧起来了。Minho甚至没打算回到房间,他带着Thomas转过拐角,微微喘着气放下了他。

喘气绝不是因为疲累。

墙上的监控器规律地闪烁着红灯,透明的玻璃墙之后,是漫天黄沙的现实世界。Minho把Thomas放在墙壁旁边,他就像没骨头一样滑了下去。Minho把这滩糖水捞起来,按着他的肩膀让他靠在墙上,Thomas抬起头,迷蒙地露出一个腼腆的笑。

“Minho…”

他软绵绵地叫着他的名字。然后又叫了一次,手指不老实地摸上Keeper的皮带扣。

“…Minho…”

Minho的呼吸慢慢重了起来,他也有点眩晕了。或许是那种甜腻腻的酒喝多了,不远处传来的鼎沸人声仿佛与他们隔了一个世界,听起来如此不真实。

走廊里还播放着圣诞夜的特别电台节目,只是歌曲,声音不大。淡悠悠地回响在走廊之中。

而在他怀中的,就是他的整个世界。

他低下头,这时当然没必要去拒绝恋人的勾引。他甚至引导Thomas的另一只手绕上他的结实的腰,以便两人能距离更亲密一些。Thomas长而卷翘的睫毛带着水光颤抖,丰润的嘴唇微张,仿佛无言的恳求。

哪怕第二天他们都会死去,他也不愿错过能感受到他的机会。

如同之前那些在林地和迷宫中的夜晚。

如同他们亲吻的每一个瞬间。

他们没有未来,没有过去,只有现在。

Minho这样想着,将膝盖卡入恋人的长腿之间,将他压在墙上,闭着眼睛深吻下去,交换甜腻和威士忌辛辣的味道。

皮带被甩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,Minho在明亮的人造灯光之中闭上眼,将手指插入Thomas柔软的黑发。

虽死无悔。

这就是他心中闪现的最后一个念头了。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35)
  1. kiyoshi2013尸体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Thominho的地图室

© 尸体 | Powered by LOFTER